宗璞的资料简介50字

  

5月末,正当栀子花飘香之时,91岁著名作家宗璞回到家乡唐河,一时新闻铺天盖地,在这个网络上,从媒体发达的时代开始,相关的影像、照片、文字报道迅速传播出去。“元宗璞先生是冯友兰先生的女儿”的留言,“元宗璞先生也是唐河出身”的留言,唐河成为了话题。

  

在人教版的中学语文文本中,选择了鲁迅朱自清冰心孙犁茅以升叶圣陶宗璞余秋雨杨绛等近代作家的文章,是文学大师。宗璞的随笔《紫藤萝瀑布》连续20年以上被选为国语7年级的教材。不仅如此。《宗璞散文集》是教育部指定的面向中学生的读物。她的散文曾经成为十几个省市高考的问题,这在全国作家中也是罕见的。以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优秀中篇小说奖”、“优秀儿童文学奖”、“优秀散文奖”为首,获得了“中国作家集团奖”、“施耐庵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各种奖项的多作家。优美的语言和优雅的文章,主题充满光明和希望,拥有众多读者。宗璞的文学创作,植根于中国大地和传统文化,依然如故,起点在唐河。

  

  

笔者采访宗璞(资料照片)

  

宗璞因为做过眼视网膜剥脱手术,不能坐飞机,她坐高铁去驻马店,再坐车回唐河。一个世纪前,她的父亲冯友兰外出学习,也走唐河到驻马店这条路线。宗璞出生于北京,对唐河这块土地情有独钟,是受父亲的影响。父亲十几岁就离开了唐河,但一生都没有忘记故乡清水河、巍峨的泗州塔。

  

这次回家,唐河县热情周到。欢迎午餐会特意设在迎宾馆杏梅厅。杏梅厅的名字来自祁仪镇冯家故居银杏和蜡梅两棵树。挂在食堂北壁的正是冯家大院的照片。在杏梅厅,家就这么近了。他幽默地说,吃了又甜又酸的烤茄子,就像《红楼梦》中的茄子一样。这是一首表现游子故乡情深的诗。我想,以后迎宾馆可能会把这道菜叫做“红楼梦茄子”,更吸引食客。

  

宗璞认为自己是唐河的臣民,是唐河人的一员。她关心家乡的文化建设,三十多年前就向唐河县图书馆捐赠古籍《二十四史》和手稿,几年前还向纪念馆捐赠家具和父亲墨宝。2018年7月,唐河县图书馆举办了“宗璞散文朗诵会”,宗璞特向唐河小学生们寄语:学好语文,无论做什么,中文底子好,文笔好,口才好,应该成为唐河人的一个特点。2019年4月29日,唐河文学杂志《石柱山》创刊100号、宗璞致贺词。《石柱山》出版100号,我很想回去看望大家,石柱山也想看看这座山。但是去故乡的路并不顺利。预约是去年10月21日,本来很好的唐河车票,唐河方面也准备好了接待,但是出发的前一天,宗璞,突然头晕,她给我打电话“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而且救10个的医生也不来,向唐河领导解释,实在抱歉,大家都是忽悠小屋。当时《野葫芦引》四卷集大成《北归记》在修订中还没有出版,我知道全国的读者好几年都在等着这部作品。她怀着内疚的心情取消了去唐河的旅程,之后身体又好又坏,甚至觉得回唐河的想法就像做梦一样。

  

2019年2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北归记》博得好评,初版6000套很快售罄,重版。这时,回唐河的事才提到议事日程,她说我很想回河南看看这个地方,很感谢这个地方世代育人。我多次被告知,不要给唐河添麻烦,只要有地方住就好。踏上故乡唐河的土地时宗璞,很高兴能实现白日梦。

  

回唐河的第二天,宗璞回祁仪老家看看。从唐河到祁仪镇,平坦的柏油路延伸到田野和高大的白杨之间。1945年初,冯友兰,冯景兰兄弟二人千里迢迢从昆明为母丧归来,坐牛车,从唐河到祁仪镇走了一天才到家,现在只需要40分钟。中午宗璞,她在院子里吃了第一顿饭,在家里吃了难忘的午餐。她站在冯家故居的模型前凝望了许久。看来冯家大院的细节都要印在脑子里了。时过境迁,有上百户人家的院落,只有一棵银杏和一串腊梅。冯家的老房子不见了,但中国哲学以这里为起点走向世界,影响了很多人。冯友兰先生将“意境”这一佛教用语借用于哲学,将人生分为四个意境,力求使哲学成为一个人“安泰立命”的精神栖身之所。受父亲的影响,宗璞作品的主题永远追求高尚、美好的人生,她父亲的哲学创意,通过文学,加强父亲的哲学梦想,她的创作,父女的共同表现,是中国文学史上类似的主题。

  

宗璞听说人生绝大多数都生活在大学校园里,见识过知识分子上层的风采,却深感老一辈学生的思想操操,家族之国。昆明的时候,她和同学们曾经和闻一多老师一起去桂林玩;北归后,他还和父亲一起拜访过病床上的医生朱自清。新中国成立后宗璞,随父亲移居北京大燕园。附近的房东都是房东,他们后来成了描写的对象。就好像文学界是“什么派”、“荷花派”一样,成一派宗璞把她作品中的知识分子形象填补了中国文学史上人物形象的空白,她是中国知识分子作家素材的一峰,超越了无人的学者,约宗璞卷《野葫芦引》系列小说会改变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位置。

  

他对家乡的山水、人情、美丽宗璞感到兴奋,在唐河“有家的感觉”。她早餐一定要吃“桐蛋”,还喜欢胡辣汤和唐河凉粉。宗璞本来在唐河多住几天,慢慢地感受到了家乡的变化,她还想去唐河划船,去马振抚闻着栀子香,在唐河过了端午节,但是,由于随行的女儿掌握着公务,她们匆匆结束了这次家乡之旅。离开唐河时宗璞特,他请求去“友兰湿地公园”看看。我想看看有父亲名字的湿地公园的情况。宗璞笑父亲一生生活在哲学的世界里,连一个四个孩子都不想抱,所以小时候的宗璞在作文中写道:“家人只要有母亲就好,有没有父亲并不重要。”。汽车行驶在友兰湿地公园平坦的道路上,窗外绿意盎然,阳光普照。这是父女们激动人心的地方。

  

宗璞回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给祁仪中学和友兰高中送书,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影响唐河下一代的人生。我建议她写唐河故里行散文,借助《名家名篇》的帮助使唐河的名字得到广泛传播,这是文化的影响力。据此,唐河计划将祁仪打造成“哲学之城”,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中国现代哲学正是以这里为起点,融合中西,新旧延续,发出新的光彩。我个人一直在思考,作为哲圣的故里,唐河其实代表着一种“境界”,这里是心灵的故乡,磨好这张名片的人正是信奉“极高明道中庸”的冯氏父女二人。

  

翻开宗璞的著作或在网上搜索“宗璞”,宗璞,本名冯钟璞,哲学家冯友兰的女儿,1928年7月出生于北京,本贯是河南省唐河县……

  

作者:浩?珍安

  

(作者系中央放送电视台总台制片人、纪录片《宗璞》导演)

作者:养生, 本文链接:https://www.jo169.com/73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41490415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